《麻将的真谛》——怎样界定休闲麻将

2021-04-08 0

赌博与休闲的关系,多年来人们议论纷纷,见仁见智。如果笼统地议论一下,大体上都是明白的。如果要具体的区别,细致的定性,重重疑问就跑出来了。过去如此,现在依然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

  大家很关注的是赌博的界定与麻将的走向。

  一般来说,赌博就是用斗牌、掷色子、打扑克等形式,拿财物作注比输赢。形式很多,内容也庞杂。这是历史遗留下来的恶习,从社会行政管理来说,像地下赌场,聚众豪赌,政府坚决取缔、打击、判刑,铲除社会公害,群众是无不拍手称快的。

  这是大的界限,而有些似赌博又似娱乐,往往就很难界定了。

  报载,一个警察进一居民家抓赌,说“有人举报你们集众赌博。”主人惊诧,“我们是亲朋好友在打牌娱乐”。警察又问“一把输赢多少钱?”主人答,“五元。五、幺、二、四”。警察说,“这就是赌博。”警察把主人带到派出所。所长询问后说,“这是娱乐,没事,回去吧!”

  类似的事情较多,有人说这当然是娱乐,有人说这肯定是赌博。

  这方面最权威的说法,应当是2005年5月,两高出台的《关于办理赌博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在两高的司法解释中,除了明确聚众赌博的具体表现,规定网络赌博、境外赌博等危害严重赌博犯罪的法律适用之外,其中有一条规定很引人注目:“不以营利为目的,进行带有少量财物输赢的娱乐活动,以及提供棋牌室等娱乐场所只收取正常的场所和服务费用的经营行为等,不以赌博论处。”

  两高的法律解释,一方面强调了对严重赌博犯罪的打击,一方面又明确了带有少量财物输赢的是娱乐性质。这是立足于传统与国情,综合考量各种因素,应对赌博违法犯罪活动的一项政策,深得民心。

  在这个前提下,休闲麻将活动的走向就值得关注了。

  第一、两高法律解释的积极意义在于有效、准确地打击赌博行为,这是明确无疑的。而对“带有少量财物输赢的娱乐活动”就议论纷纷了。

  为什么不规定一个数额,“少量”是多少?

  我们从新闻媒体上得知,有关部门的专家反复讨论过“少量”是多少?反复论证很难得出一个科学的结果,规定一个数额标准是比较困难的。什么原因呢?其原因在于每个地区、每个公民,对于数额的承受度和容忍度都是不同的。

  其实,我们用不着在这个問题上钻“角牛尖”,而是应当从整体上认识两高法律解释的积极意义。禁赌政策是全局性的,是互助衔接、有效补充的整体,不可能只抓大赌,任由小赌泛滥成灾。这样做的后果,必然会冲毁社会的道德底线和价值体系,大赌的滋生正是基于这些小赌的存在和发展。

  笔者的理解是,“少量”就是提倡健康娱乐,不要滑向赌博。热爱麻将的人,最好是打竞技麻将,不输赢钱财。如果打休闲麻将,一定要坚持娱乐,坚持“少量”,也就是允许带“小彩”。而不要理解为“少量”就是开放小赌,小赌可以任意泛滥。这样认识走向就错了!

  第二、两高法律解释中,对众多棋牌室的界定也是清楚的,即“提供棋牌室等娱乐场所只收取正常的场所和服务费用的经营行为等,不以赌博论处。”

  但是,在实际生活中,一些棋牌室打着正常娱乐的招牌,而逐渐异化为赌博室的现象是存在的。一些棋牌室打擦边球,白天是娱乐,晚上是赌博。在合法形式的掩盖下从事非法活动或者对顾客的赌博行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默许放任。我们知道赌博具有扩张性、传染性、顽固性的特点,就像一条没有治理的阴沟,污水会四处漫溢……

  这种现实给热爱麻将的人们提出一个问题:注意你的走向,要走正道,不要失去警惕,一不小心走进岔道。社会上流传一句话“小赌怡情”,“小赌怡情”与赌博之间并没有一条不可逾越的鸿沟。打麻将的人要有很强的自制力,千万不要掉进赌博的旋涡,即使掉进去,也要赶快爬上来。否则,就有滑进“大赌乱性”深渊的危险。

  比如成都周边一些地区流行的10张手牌“缺、断、根”的麻将规则,还有所谓的“擦挂”“买码”,数量较大,等等,就包含明显的赌博倾向,其中有些已经异化为赌博的行为,这种冲破法律底线的现象,是很危险的。

  我们要旗帜鲜明的拒绝赌博。

  打休闲麻将的朋友千万不要忘记,不是经过自己辛勤劳动挣来的钱,永远是别人的钱。赌博场上赢来的钱永远是个魔鬼,这个魔鬼总有一天会把你吞噬掉。事实上,被吞噬掉的悲剧还少吗?

To Top